Hi!下午好!欢迎访问互联网
当前位置:主页 > 通信

运营行业的新船票支配市场的泛宽带控制力

时间:2018-10-26 20:21:23| 来源:| 编辑:笔名| 点击:0次

运营行业的新船票:支配市场的泛宽带控制力

C114讯 8月22日消息(马毅华)随着美国有线电视(Cable)行业2014年2季度用户数据的陆续披露,美国市场到达了一个里程碑:有线电视公司的宽带用户超过付费电视用户。至此,运营商行业传统的电信运营商(Telco)和有线电视运营商(CableCo)两分格局,在美国市场上已经一定程度上融合为宽带普适的局面,各个运营商未来都将是宽带运营商,只不过其业务侧重点为有线宽带或者无线宽带。

至2014年2季度,全美宽带用户为0.86亿户,其中Cable公司拥有宽带用户0.51亿,电信运营商拥有0.35亿;全美付费电视用户0.95亿,其中Cable公司拥有电视用户0.50亿,卫星电视公司拥有0.34亿,电信运营商拥有0.11亿。美国有线电视行业旗下的宽带用户数量第一次超过了付费电视用户,而且在可见的将来,宽带规模超越电视将成为美国Cable行业的新常态。

在2013年底,Cable公司的宽带用户是0.49亿、电视用户是0.51亿;半年后,全美付费电视用户总量下降4万,Cable公司电视用户下降56万,而Cable公司宽带用户则增长了134万,电视与宽带此消彼长。这基本反映了发达市场的络发展趋势,传统电视用户(传统电视指有线Cable+卫星+电信运营商IPTV,下同)存量饱和甚至下降,绝大多数视频消费的增量甚至小部分存量都开始转向Netflix等互联宽带OTT。

视频(电视)类管道业务不同于流量管道业务,电信运营商的流量业务只能向用户收取承运费,而Cable公司则可向用户收取承运费和内容费。内容费是运营商转型的一大炒点,运营商往往挖空心思要做内容,但实际情况却是,带有内容费的业务(广义上包括各种内容增值服务)盈利能力往往不佳。因为,如果外购内容,则大媒体公司往往具有更强的定价权,购买内容的费用比内容费涨价更快;如果自产内容,则内容质量低下,专业性无法与媒体公司竞争,没有可持续性。

美国Cable公司的付费电视ARPU从2007年开始每年能上涨5%,但折合到每个用户的内容购买费用每年上涨6.5%,各家公司的电视业务运营利润率每年下降1个多百分点,Comcast的电视业务运营利润率从2007年的36%降到2012年的29%。再加上2009年渗透率见顶,Cable公司差不多变成了美国7大媒体集团的苦力,付费电视业务成为美国最差的管道类业务。

为了平衡付费电视这项问题业务,Cable公司的战略就是大力发展宽带。一方面,传统电视遭受的最大冲击就是宽带OTT,宽带收入和电视收入显著互补;另外一方面,多业务融合具有提高利润率的效应,因为基础设施大部分共用,宽带业务的部分成本已经被电视业务分摊掉,所以Cable公司的宽带业务利润率不仅高于电视业务,而且还高于电信运营商的宽带。近10年宽带蓬勃发展,美国Cable公司一直在宽带市场上保持近超过50%的份额,目前已经达到59%,原因就是有线宽带对Cable公司意义重大,而对电信运营商来说则是无线宽带比有线宽带更重要。

这里值得一提的是,三融合表面上看是各种业务对等进入,但实际上进入效果是不对称性的。对于Cable公司来说,宽带业务具有协同效应,不仅可以提高自身利润率,还可以持续进攻宽带市场;但对于电信运营商来说,IPTV业务虽然对自身也有协同效应,但相比Cable公司却很难有竞争优势,由于规模不够,其购买内容的成本会显著高于Cable公司,ATT和Verizon的电视业务市场份额一直只有10%左右。所以,在具备良好的三融合政策环境的市场上,Cable公司应该坚定地将投资重点投向宽带业务(未来再投向宽带-wifi协同),不断利用业务融合的盈利效应攻击宽带市场;而电信运营商则需要统筹考虑自身在无线宽带、有线宽带和IPTV市场的竞争力和回报率,投资一般会偏向回报更高的无线宽带。

当今的美国Cable公司,所拥有的电视用户基本也是其宽带用户,但宽带用户却越来越不是其电视用户。如果说以前的Cable公司主要产品是电视multichannel,宽带业务是把部分channels用于传输其他apps;那么现在的Cable公司提供的主要产品则是宽带,而不再是电视channels,传统multichannel可被看作一种宽带上的特殊应用。

不管各个利益方喜欢不喜欢,上述动向基本就是未来整个TMT格局终端-宽带-应用的写照:底层是终端,包括电视、PC、等屏幕终端,或者物联接口等机器终端;中间层是宽带,有线或者无线,连通终端和应用(内容也是一种应用);顶层是应用,互联公司和媒体公司是最主要的应用生产者,贯通用户和服务以收取应用费,或者贯通广告商和用户以收取广告费。

在这样分层结构下,位置最佳的就是居于顶层的互联巨头以及大媒体集团,整个行业的利润一直在向顶层聚集。而对于中间层,业务普遍应用化意味着中间层和顶层的互相分工越来越深化

运营行业的新船票支配市场的泛宽带控制力

,语音、文字、图像和视频业务会整合为一个大应用市场,并一定程度上与中间层脱离;承运普遍宽带化意味着各种管道之间的分工越来越模糊,传统上有区别的广电(Cable)、有线(Wireline)、无线(Wireless)等未来会整合为一个大宽带市场。

任何运营商要在未来的大宽带市场上生存,并与顶层的巨头们相平衡,唯一的路径是先成为规模足够的泛宽带控制者,而不是先去试图转化成其他什么不伦不类的形态。近年来运营商行业大动作频频,Softbank并购Sprint后再并购T-Mobile、Iliad并购T-Mobile、Charter并购Time-Warner Cable、Comcast并购Time-Warner Cable、ATT并购DirectTV、Verizon向Vodafone赎回无线、Vodafone并购Kabel和Ono等等,出现这样的局面不是因为行业如当年世通(Worldcom)时代那般感觉太好,而是因为行业预感到了未来格局的风险。

这些行业大动作背后的逻辑是非常一致的:即,在未来的终端-宽带-应用世界里,运营商行业也是有船票的这个船票不是什么飘渺的创新力或者转型力,而是直白的足以支配市场的泛宽带控制力。。(本文作者马毅华系资深电信业专家,此稿件独家授权C114发布,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