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下午好!欢迎访问互联网
当前位置:主页 > 人物

王峻涛理想与欲望是两回事

时间:2019-02-03 01:36:50| 来源:| 编辑:笔名| 点击:0次

王峻涛: 理想与欲望是两回事

对话语录:

理想有时候是要牺牲欲望的,所以可以说所有人都有欲望,但不是所有人都有理想。我发现一些80后的创业者把这两件事混淆了。

从1999开始,在长达六七年的时间里面,我们被问得最多的就是某个东西是不是可以到络去卖。

有天分的像易的丁磊,他在把握商业机会上是有一定天分,在什么时候应该做什么事点踩得很准。马云是企业文化方面的天才。

王峻涛(国际航空报 沈铁 摄影)

从硅谷到联邦软件

本报:你80年代的时候在硅谷工作了2年,是硅谷公司创业的高峰期,亲眼目睹了intel公司是如何起来的,看到了风险投资怎么进去、怎么出来,看到了知识和技术是怎么变成商品。这段经历对你今后的创业有什么帮助?

王峻涛:我去美国可能跟其他人不太一样,因为我不是去留学的,我是被公司派到硅谷的一个研究所去工作的,正是因为这样,我跟在那里工作的人接触比较多。那时候国内的研究所里很沉闷,国家下达研究任务给你,然后给你科研费你去干活就完了,成果出来了有什么商业价值跟你没什么关系。可是到那边一看,情况完全不一样,所有的研发都是为了最后变成一个可以卖的东西。

当时看完之后心里很有些感触,觉得国内要达到这个程度怎么也得10几年以后。后来,1999年国内互联创业大潮来了,而且也出现了风险投资,因为我早就有这种概念,等于提前10年有了心理准备,实践证明这种机制是创业必须的。所以要说帮助,这应该是最大的。

本报:回国后你在联邦软件的创业应该是很成功的,但是后来在做电子商务初期好象遇到了一些困难,为此你还总结出了业内广泛被引用的“三座大山”的说法?

王峻涛:当时说的三座大山主要是指在当时的技术条件下基础设施、消费习惯和对络的信任程度对电子商务发展的影响。

基础设施主要指的是支付和物流配送,国内1999年的时候才有了第一张可以在络上支付的银行卡,也就是招商银行一通。物流配送也是很初级的服务,完全不能想象现在你把货物给了一个物流配送公司,你在络上还能查,这个货物到了什么地方,像这一类的事在过去是没有的。至于你想叫物流配送公司替你代收费,在那个时候是根本没听说过的事。

第二个是人们的消费习惯和信用,因为在中国人的经济活动中,有一点跟全世界人都不一样,那就是面对面地做交易还有可能出问题。到了店里,你还有可能买到假货,所以,在络上做交易,别人更不信,这是一个交易的诚信问题。

第三个中国人当时对络销售的不习惯、不接受、不理解,从1999开始,在长达六七年的时间里面,我们被问得最多的就是某个东西是不是可以到上去卖,别人就说这个东西大家都要试啊,怎么可能放到上卖呢?我们那时候就天天说,这个东西是一定可以卖的,而且在络上会卖得很好,而且一切商品都可以放到络上卖。现在回过头来看,这个问题确实也已经解决了。

8848的遗憾

本报:99年你创建8848,并和他一同经历由盛到衰,这个过程是要归咎于资本运作吗?

王峻涛:99年的时候,国内的风险投资还不活跃,甚至可以说基本没有。99年初创办8848其实是一件顺理成章的事,因为我们觉得既然联邦软件可以在地面上卖东西,也应该可以把业务搬到上去,所以就创办了8848,而且第一年做得还比较好,后来到99年底的时候,风险投资在国内越来越多了,很自然看上了8848。

至于后来8848的结果也不能完全说就是资本运作造成的,应该说是资本过度运作的结果。一个高科技的创业企业要想做好,一定是需要资本运作的,仔细看看世界上那些最成功的高科技企业,在他创立的时候都吸纳了很多风险投资,后期也会有很多资本运作的故事,像上市然后退出啊,所以资本运作在高科技企业创业的过程中是必须的。但是创业和资本运作的关系不能搞反,成功的企业在创业期一定要以创业为主,资本运作为辅,8848到后期有点弄反了,这应该是导致最终结果的原因。当然,创业企业在创业初期,在管理、社会资源上肯定是弱项,但是投资者应该是帮助他而不是替代他。

本报:现在的当当、卓越等等,都证明了电子商务的成功,回想8848,你是不是会有遗憾?

王峻涛:肯定有。当初8848的创业者和第一批风险投资人现在回想起来都会感到遗憾,但是有一点收获,就是当时所坚持的电子商务这种商业模式没有错。错在当时一件事做得很好,却把方向指向了其他方面,浪费了很多机遇。不过这可以看做是经营者和风险投资商在国内创业机制和风险投资机制都不是很完善的时候交的学费。后来很成功的互联企业在那时候也都走过弯路,比如阿里巴巴的中国黄页、搜狐做的帮企业托管站、陈天桥刚开始做的游戏,他们都遇到过困境,只不过我们这个弯拐得大了点。

中国未来的电子商务什么样

本报:从8848到现在的6688,这次再创业和99年有什么不一样?

王峻涛:最大的不同是在互联行业和电子商务行业里有了一些很好的经验,也有了一支很不错的创业团队。99年的时候,中国互联刚刚起步,电子商务几乎是零,什么事可以做什么事不能做心里根本没数,都是先做了再说。99年来北京创业的时候是我自己一个人背个包就来了,现在无论从人脉从团队来说都是当时不能比的。

本报:那么现在的电子商务比起当年有了什么样的变化?

王峻涛:变化太大了。99年的时候,中国的电子商务是一张白纸,以前说一张白纸你想怎么画就怎么画,这只是一种很浪漫的想法。一张白纸说明当时整个电子商务的市场非常小,民少,大家对电子商务了解少,那时候做得最多的事就是到处跟人家宣传络以后会怎么样,电子商务是干什么的。现在这些事都不用做了,现在是少花点时间去说,多花点时间去做。现在支付这些东西没有人不知道,但是那时候你想找个企业合作电子商务,人家根本听不懂你要干什么。

本报:电子商务的飞速发展使其本身的属性也有了变化,已经不再是互联产业的一部分了,你的感觉如何?

王峻涛:现在电子商务不仅不是互联产业下的一部分,而且已经升级为比产业还要大的新形式的经济活动,已经成为一个跨产业的,跟国民经济的各个方面,跟经济活动的各个层次都有关系的经济活动。以前一说电子商务就是在络上卖东西,现在是强调电子商务的服务业务。现在各个行业都想做电子商务,就需要有人帮他们的电子商务业务做服务,帮他们扩大业务,增加活力。99年的时候我们就预言,今后所有的商务都是电子商务,所有的商人都是商,但是不可能所有商人都熟悉电子商务的这些技术和运营管理模式,就需要有人为他们服务,这就是我们现在主要做的事。

本报:电子商务的未来发展方向,你有什么预测?

王峻涛:我觉得可以说有三个趋势。

第一个趋势叫做分散化,或者说去中心化。前十年,中国电子商务出现了一些比较大型的企业,都是一些大企业在电子商务的产业范围里活动,扮演了中国电子商务产业的主要角色。而今后十年,这些巨头们所占的电子商务市场的份额不会越来越高,只会越来越低,中国是中小企业和微小企业,甚至个体户的汪洋大海,他们会以更快的速度进入到互联来。我的朋友马云老说,将来有一天,大家不仅要在阿里巴巴上做生意,还要在阿里巴巴上生活,要在阿里巴巴上工作。我说这是不可能的,企业法人、职业的商人,这些经济活动中的主体,他们还是喜欢在自己的地盘上做生意,喜欢打开自己的门来做生意,喜欢生活在自己的家里,喜欢在自己企业的天空下工作,我觉得这个是不可以被改变的现实。

第二个趋势是电子商务个性化的特点会越来越鲜明。因为分散化了,所以一定带来个性化。企业会结合自己特殊的一些优势,结合自己特有的一些资源,然后融合进电子商务的运作方式,借助电子商务的便利性和别的一些特点,来形成我们过去可能想象不到、现在也难以预测的一些更有趣、更多样化的电子商务模式。

第三个是去互联化。过去我们说起电子商务,第一件想到的就是互联,好像在互联上才能做电子商务,离开了互联,电子商务就没了。现在我觉得不是这样,将来互联是电子商务的几条腿之一,所有的通讯系统,包括固话、移动通讯,很显然还有马上就能看见的3G通讯,这些都是电子商务的腿。

[Page: ]

创业贵在坚持

本报:在这么多年的创业过程中,你认为做得最有激情的是哪件事?印象最深刻的是哪件事?

王峻涛:印象最深刻的是当时创建8848的时候,第一天就有人来找我们谈业务,这在当时觉得是一件很难得的事。因为90年代初的时候,全国只有210万互联用户,我们以为在创建的头几个月根本不会有业务,但是没想到第一天就有。

在电子商务领域,每天都有新的可能,有激情的事我觉得天天都有,要说最有激情的事我觉得可能是下一件事。从10年甚至更远的角度看,现在电子商务一切才刚刚开始,以后的事会比现在的和以前的事大得多、有意思得多。

本报:回过头来看,你认为成功的创业者应该具备什么样的素质?

王峻涛:第一是坚持。这是创业者和投机商最大的区别,创业者要为自己的事业做一些价值投资。第二,要对你创业所在的产业环境很熟悉。再有就是创业者要有包容的心态,要会学习,职业创业者和职业管理者有很大区别,你不能要求一个创业者又会经营、又有战略眼光、又懂财务、又了解国际资本运作。

本报:你自己也说创业的每个阶段大概是5年,事实也基本如此:1999年做8848,2002年做6688,2006年开始e动商,下一个5年的打算是什么?

王峻涛:会更加关注电子商务的服务业,会把注意力放在为传统企业和电信运营商提供电子商务服务。未来5年一定是每个人都做电子商务,每个人都在自己的电子商务系统里干活,现在大多数人还没有自己的电子商务系统,从没有到有这是我们的一个巨大的机会,而且这个机会比过去十年整个电子商务产业所有机会加起来还要多得多。现在产业环境很成熟,像移动互联、电信通讯业都在为把主要业务转移到电子商务服务上来做准备。

本报:你好象对坚持这两个字有特别的理解?

王峻涛:对。说坚持有两方面的意思,一个在你困难的时候要坚持,这是肯定的,另外在你不困难的时候,比如企业做得很顺的时候,要坚持也是很不容易的事,因为诱惑很多,尤其企业大了,钱多了,一看做房地产也不错,做股票也很赚钱,这时候还能坚持你以前认为很有价值的事很不容易。

最欣赏几个互联人物

本报:在互联闯荡多年,作为元老级人物,你最欣赏哪几个业内人物?

王峻涛:大致两类吧,很勤奋的和有天分的。

很勤奋的像腾讯的马化腾,他开始做的就是即时通讯业务,现在还是,当初他们创业两三年的时候遇到很大困难,工资发不出去,差点卖掉,资本运作上也有遗憾的事情,但是坚持下来了,现在做得非常好。在这个过程里,马化腾从一个程序员发展成了一个很好的创业者,后来成了一个企业战略家,而且只用了几年的时间,这是很不容易的。陈天桥也有类似的特点

王峻涛理想与欲望是两回事

,像金山的求伯君和雷军,他们做一个企业做了19年,而且做得特别扎实,这在中国IT圈里极端罕见。

有天分的像易的丁磊,他在把握商业机会上有一定天分,在什么时候应该做什么事点踩得很准。马云是企业文化方面的天才。

本报:你个人比较欣赏什么样的企业文化?

王峻涛:最好的企业文化应该是无形的。国内有的企业喜欢把自己的企业文化写在墙上,微软的墙上好象没有字,但是他是最好的IT企业。企业文化应该是一种性格,一种跟别人不一样的东西,这种不一样最完美的表现方式应该是没有表现。

本报:你现在从事的工作是理想中的事业吗?

王峻涛:是,而且这应该是99年之后创业者的一个共同的特点,你要创业就一定得挑一件自己喜欢的事做。但是最近两年好象不是这样了,有的创业者选择一个事情不是因为自己喜欢,而是投资和舆论喜欢,我觉得这是一件比较危险的事。

最怕没事干

本报:中国电子商务第一人、著名博客作家这两个身份更喜欢哪一个?

王峻涛:首先我不能算是个作家,因为文字能力和作品都有限,曾经在上发过几篇文章,大家还比较喜欢,但是这只是一个普通的爱好,不算是什么才能,也谈不上络作家。

再一个,从这个事情发散出去看还有一个理解,就是我在上的名字叫老榕,别人都说在络上,老榕比我的真名王峻涛更著名,因为比如在上别人不知道什么中国电子商务第一人之类的名头,但是他看过你写的文字,很喜欢,因此记住你了。我是这样,一个普通人也是这样,因为一个特殊的才能而在络中占了一席之地。这跟电子商务对一个中小企业发展的影响很相似,可能这个企业在资金、高新技术等等方面都不能跟大公司比,但是如果他在某一个领域具备某种特殊的技术,或者大企业不具备的因素,那么通过电子商务可以让他在络上跟大企业一样成功。

本报:借用一个书名《这一代人的怕和爱》,你觉得自己或者这一代人心里的理想和恐惧是什么?

王峻涛:我们是属于60后的一代,是99年开始的创业浪潮里最重要的一部分,我们这代人跟后面的人比,有两个方面不太一样:一个是我们有理想。有理想跟有欲望是两回事,因为理想有时候是要牺牲欲望的,所以可以说所有人都有欲望,但不是所有人都有理想。我发现一些80后的创业者把这两件事混淆了。

再一个,我们这代人有比较强的感。成功的人回过头来看,他一定是有理想,但不一定是理想主义者,理想主义者过于极端,总是认为自己是对的。做一个企业毕竟是一个比较现实的事,过于理想主义在管理经营方面都会有麻烦。

关于怕,对我来说就是怕没事做。像携程的几个人,我都说他们有“创业癖”,企业做得很好,可能换个人一想都好几个亿了,揣着走吧,他们不是,做成了一个接着做下一个,现在还要做第3个。因为对于他们来说,创业不是为了生活,而是境界。

(国际航空报“空中财经名人访”合作机构:Techweb)